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虾米文学 > 女频言情 > 你是我要宠的人

你是我要宠的人

九熄作者 著

女频言情连载

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容九,刚刚结束一个任务,到海边休假。前一秒还在享受阳光沙滩海浪,下一秒,她就稀里糊涂的穿越了,穿成了人人嫌弃的丧门星。什么车子房子美男,转眼之间,全都成了泡影,只有一地的极品亲戚,对容九百般刁难。好在她也不是吃素的,撸起袖子,种田养家,攻略那位冰山美男相公。

主角:容九,沈丞   更新:2022-07-16 00:3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容九,沈丞的女频言情小说《你是我要宠的人》,由网络作家“九熄作者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容九,刚刚结束一个任务,到海边休假。前一秒还在享受阳光沙滩海浪,下一秒,她就稀里糊涂的穿越了,穿成了人人嫌弃的丧门星。什么车子房子美男,转眼之间,全都成了泡影,只有一地的极品亲戚,对容九百般刁难。好在她也不是吃素的,撸起袖子,种田养家,攻略那位冰山美男相公。

《你是我要宠的人》精彩片段

“老天爷啊,我老沈家造了什么孽,竟然娶了这么一个丧门星。”

一处挂满红绸的院子里,有个面色蜡黄憔悴的妇人坐在地上哀嚎,容九就是被这声哀嚎给吼醒的。

破败的院子里挤满了人,她被五花大绑地绑在一根木柱子上,四周堆满了浇了煤油的树枝木柴。

一腰圆膀粗的黑脸妇人扶起坐在地上的李氏,幸灾乐祸地说道:“这刚一进门就害得公爹吐血昏迷,也不知道还能不能救活,嫂子啊,这种祸害就该马上烧死,我们桃花村向来都是平平安安的,别因为这个丧门星,害得整个村子不得安生。”

李氏面露难色:“九娘毕竟是容家的人,烧死她怎么跟容家交代,这毕竟是一条人命啊。”

“容家又怎么样?像她这种丧门星就该直接一把火烧死她,不然,我们一天好日子都别想过了。”

“对,她是丧门星,不能留她再害人,烧死她,一定要烧死她。”

“烧死她,烧死她,烧死她。”村民们神情激愤,纷纷附和。

容九看着村民手中的火把,小心肝颤了颤。

人生大起大落,简直太要刺激了哦!

她二十一世纪的金牌特工,大胸细腰翘屁股,刚刚执行完任务,到海边休假,正享受阳光沙滩海浪,结果一个海啸,她就穿越到这样一副干瘪瘪的身体里,而且竟然还要再死一次!

这一定就是传说中的天妒红颜!

容九咽了咽口水,脸上挤出僵硬的笑容:“各位,冷静啊,一定要冷静啊,你们听我说......”

“还说个屁,烧死她,烧死她。”

村民骂骂咧咧的,直接把火把扔向了容九,四周的木柴噼里啪啦地瞬间烧了起来。

容九用力挣脱绳索,手腕都磨破,磨出血了,依然被绑得死死的,这要是搁在以前,她早挣开绳索,捏死这群刁民了。

可无奈,这副身子实在是太不济了。

眼见着就要烧过来,容九心中大急,要是告诉这些人,自己会医术,估计也没人信,容九目光扫过这破败的院子,朝着李氏大吼道:“娘,你要是烧死我,你儿子就变鳏夫了,你家这么穷,也不像是有钱再给他娶别的女人啊。”

李氏的脸都僵住了。

容九又道:“娘,杀人是要偿命的,容家再厌恶我,我也是容家的二小姐,堂堂尚书府的小姐,被人烧死,容家又岂会善罢甘休?”

李氏听了这话,心底不由地慌乱起来,正要找人灭火,一桶水突然从天而降,泼了过来。

容九看那人一身喜袍,立马欣喜地大叫道:“相公,你救救我,我还没给你生儿子呢,我不能死啊,我死了,你就绝后了。”

沈丞提着水桶的手一滞,目光深邃漠然地看向她,微微蹙了一下眉头。

容九看着眼前那个容颜清隽身姿挺拔的少年,委屈地哽咽道:“相公,你到底是不是娘亲生的,娘要烧死我,娘要你绝后,娘好狠心啊,呜呜呜,相公,你一定是捡来的。”

李氏面色铁青,这话要是传了出去,她都不用出去做人了。

沈丞跳上高台,解了她身上的绳索,抬头对李氏道:“娘,六合之外,圣人不言,什么丧门星,什么命中带煞,都是无稽之谈,娘不必理会别人说什么。”

容九愣了一下,没想到这小相公挺明事理的嘛。

李氏老脸一红,愧疚地看了容九一眼,随后对沈丞说道:“老三,你不是去请大夫了吗,大夫呢?”

沈丞道:“周大夫已经进屋给爹瞧病了。”

李氏连忙进屋,正好听见周大夫在叹气,心中突突乱跳,小声探询道:“大夫,我家大福无恙吧?”

周大夫神情凝重,摇了摇头,叹息道:“病人身体衰竭得太厉害,油尽灯枯了,你们还是尽快准备后事吧。”

李氏面色煞白,泪如泉涌,周大夫已经是整个长乐县最好的大夫了,如果连他都救不了沈大福,那该怎么办?

容九眉头一蹙。

如果沈大福在这个时候死了,她以后在沈家的日子岂不是更不好过?!


一时间,容九也顾不得什么男女大防,快步走到沈大福的床前,双指搭在他的腕间,开始给他诊脉。

大家被她这一举动吓了一跳。

“哎哟喂,这容氏还是尚书的女儿的呢,怎么这么不知羞耻,竟然对公爹动手动脚的,真是不成体统。”

那腰圆膀粗的黑脸妇人冷笑了一下,惹得一旁看热闹的村民,也对着容九指指点点,神情之中多是鄙夷之色。

在桃花村,谁不知道容九的身份,她虽出生在官宦之家,但生母却只是容家的一个婢女,因身份低微不受重视,再加上她生而克母,命中带煞,从小被送到乡下的农庄里。

“九娘以前可不是这样的,一定是被你们吓坏脑子了,如果你们不给我一个交代,我一定会向尚书大人如实禀报。”

说话的是农庄里的管事妈妈韩氏。

沈家大姑娘沈月英一听这话,便猜出韩氏是想趁机讹钱,可是又不知如何反驳,只好冲容九撒气:“你干什么,是不是又想要克死我爹?你这个黑心肠的丧门星!”

容九不耐烦地吼了一句:“闭嘴。”

沈月英愤怒之余,也被她这突如起来的彪悍气场,震得愣在那里。

印象里,容九木讷怯弱,打死也放不出一个