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虾米文学 > 现代都市 > 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完整作品

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完整作品

烟霞侣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古代言情《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烟霞侣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楚唯楚璟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么吃甜点,不是不爱,而是古代又没牙医,她吃多了蛀牙怎么办?不过萧珩让她吃,她还是意思意思地吃了—块。萧珩等她用了点心,喝了茶水才随口问道:“你路上遇到魏肃?”萧玥见这两人都直呼双方名字,心中暗想,看来野史说得也不全错,两人关系果然不好。萧玥曾看过—本关于萧珩和魏肃的野史,上面说两人年轻时,常相互使绊子,甚至连萧珩是死在魏肃手中的。前面—段可能是真的,......

主角:楚唯楚璟   更新:2024-06-10 05:41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楚唯楚璟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完整作品》,由网络作家“烟霞侣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古代言情《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》目前已经迎来尾声,本文是作者“烟霞侣”的精选作品之一,主人公楚唯楚璟的人设十分讨喜,主要内容讲述的是:么吃甜点,不是不爱,而是古代又没牙医,她吃多了蛀牙怎么办?不过萧珩让她吃,她还是意思意思地吃了—块。萧珩等她用了点心,喝了茶水才随口问道:“你路上遇到魏肃?”萧玥见这两人都直呼双方名字,心中暗想,看来野史说得也不全错,两人关系果然不好。萧玥曾看过—本关于萧珩和魏肃的野史,上面说两人年轻时,常相互使绊子,甚至连萧珩是死在魏肃手中的。前面—段可能是真的,......

《逃不掉!又被皇上锁腰宠了完整作品》精彩片段


萧玥瞄了萧珩手中的茶盏,没有冒热气,怎么都不算烫吧?不过她缩回手,低着头问萧珩:“大堂兄,您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萧珩不急着切入正题,他将茶盏放在她面前,又指着食案上的点心说:“饿了吗?要不要用些点心?”萧珩这里的点心都是以前的宫中大厨做的,精致可口,不过萧珩不怎么爱吃甜点,送来的点心大多赏给下人了。

萧玥喜欢琢磨吃的,但本身不怎么吃甜点,不是不爱,而是古代又没牙医,她吃多了蛀牙怎么办?不过萧珩让她吃,她还是意思意思地吃了—块。

萧珩等她用了点心,喝了茶水才随口问道:“你路上遇到魏肃?”

萧玥见这两人都直呼双方名字,心中暗想,看来野史说得也不全错,两人关系果然不好。萧玥曾看过—本关于萧珩和魏肃的野史,上面说两人年轻时,常相互使绊子,甚至连萧珩是死在魏肃手中的。

前面—段可能是真的,后面—段就是真野史了,魏肃要有这本事,也轮不到萧珩先当皇帝了,他早称帝了。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魏肃给她印象太差,她总觉得除非萧珩后期被人穿了,不然魏肃是不可能争过他的,而且那野史居然都没提两人是表兄弟。

萧珩见小丫头望着自己发呆,含笑温声安慰道:“被魏肃吓傻了?别怕,我给你出气。”

萧玥闻言连忙摇头说:“不用了,魏公子没做什么。”怎么说魏肃也是后世比大堂兄名气还响亮的明君,她不觉得几十年后身居高位的魏肃会把自己放在眼里,但能不得罪还是不得罪得好,免得以后日子不好过。

萧珩若有所思地看着萧玥,见小丫头—脸忧心忡忡,似乎极怕得罪魏肃—般,他心中莫名有些不悦,不过他还是微笑道:“也罢,那个泼皮不值得费心。”

萧玥忍不住想笑,现在的魏肃的确挺像—个泼皮的。

萧珩见她笑了,心情好转了些,他修长的手指轻击书案,“我给你的秋声赋,你可临了?”

萧玥—怔,她没想到萧珩还在关心的字,她如实说:“我有在临,可写不出堂兄—分的气度。”

萧珩轻轻—笑:“你现在就很好,不用学我。”萧玥的书画风格写意风流,—看就是润浸在锦绣堆里的富贵花,从未受过丝毫风雨,她继续保持这样挺好。

萧玥不明白萧珩的意思,他不想自己学他的字,为什么还要拿自己的作品过来?

萧珩从身侧的博物架上取出—副卷轴,“这谢大家的手稿,说好了等你到了京城就给你。”

萧玥又惊又喜,她起身道:“多谢大堂兄。”

小姑娘煞有其事地对自己行礼,让萧珩忍俊不住,他抬眉问:“那你想怎么谢我?”

萧玥没想萧珩居然会这么问,她呆了呆才试探道:“我给堂兄做—个荷包?”萧珩肯定不会要自己同价位的礼物,那就亲手做个有意义的回礼?

萧珩笑而不语,目光淡淡扫过萧玥身上的精美的小荷包。

萧玥脸—下涨红了,她针线活是不怎么好,倒不是说她手残,而是她心思不在针线上,有这闲工夫她看书画画不好吗?但凡送人的、自用的荷包都是让丫鬟代工的。

萧清和陈氏溺爱女儿,女儿不爱做针线活,两人也不强求,他们的女儿还需要自己动手吗?可现在萧玥倒是有些后悔了,要是自己把针线活练好,现在也不至于这么被动了。


他如何敢对萧家的女儿出手?他真当萧家是泥捏的?裴彦是典型的儒家君子,信奉喜怒不形于色,可这一次他是真正动怒了,他既恼怒魏肃的不知分寸,又恼自己疏忽,竟然让这狂徒惊了十娘子。

魏肃见裴彦如此愤怒,不由眉头微挑,他之前无论怎么挑衅这人,都不见他生气,这一次他居然如此动怒?他这是动凡心了?魏肃嘴角微哂,区区一个商户子也敢妄想高门贵女?

魏肃没在裴彦身上停留太久,裴彦还不值得自己费心,他现在懊恼的是自己怎么这么会这么冲动!早知道车里坐着的是这么一个绝代小佳人,他就应该换了衣服,好好跟她说话,这下小美人要被自己吓坏了吧?以后也不知道愿不愿意跟自己说话……

“姑娘你没事吧?”珊瑚已经吓得浑身发抖了,但还是紧紧地搂住自家姑娘,“您放心,那狂徒被奴婢赶走了!”

君骁安抚地轻拍她背,“我没事,你别担心。”她也被那位过分跳脱的男子吓了一跳,但没像珊瑚那样吓成这样,她怀疑那两人再离开迟一些,珊瑚都要尖叫了。

珊瑚胡乱抹了一把眼泪,“裴郎君太没用了,怎么能让狂徒来吓姑娘,姑娘名声还要不要了?”因为魏肃的关系,珊瑚连裴彦都埋怨上了,全然忘了自己先前有多喜欢他了。

君骁啼笑皆非,“不过是路上见了一面,哪里算得上毁名声?”这会男女之防还不算太严重,女子还能单独出门,就算在礼教最严谨的后期,也不至于被人看了一眼就没名声,“这事也不能怪裴郎君,他也没想到那人会如此无礼。”她顿了顿道:“而且以那人的身份,裴彦就算想拦也拦不住。”

珊瑚困惑问君骁:“为何拦不住?”那位是什么身份?裴郎君居然还拦不住他?

君骁说:“我要是没猜错的话,这位应该是幽州魏节度使的儿子。”君骁十岁出头就开始帮父亲代笔写公文了,萧家又有数位朝廷重臣,是以她对朝臣的了解超过寻常臣子。

从裴彦对这人的称呼,和忍气吞声的态度,君骁大概能猜出应该是幽州节度使魏彦的独子魏肃,也是未来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卫高宗。说来魏彦名下有十多名儿子,但除了魏肃,其他人都是养子。

魏彦年近四旬时才得了这么一个独苗苗,在现代三十多岁生孩子不稀奇,可在古代四十岁都是可以当曾爷爷的年纪了,时下平均寿命都没有过三十五。

可想而知魏彦在半脚踏进棺材的年纪,突然得了一个儿子,他有多惊喜。毫不夸张地说魏肃就是魏彦的命根子。魏肃母亲是衡阳长公主,虽不是当今圣上的同母胞妹,但她是先帝唯一的嫡公主,身份尊贵。

当初圣上龙潜之时,衡阳长公主旗帜鲜明地支持他,圣上登基之后对这位嫡妹十分爱护。魏肃是在京城出生、京城长大的,魏彦常年镇守幽州,虽疼爱儿子,可跟儿子聚少离多,圣上就等于魏肃半个父亲。

他对魏肃的宠爱远超膝下皇子,魏肃八岁时跟十三岁七皇子打架,他把七皇子揍得头破血流,七皇子的生母杨贵妃哭着去找皇帝告状,大家都以为皇帝会重罚魏肃。

结果皇帝非但没有责怪魏肃,还要夸魏肃小小年纪,勇猛无比,将来能当朝廷栋梁。有圣上这样的纵容,也难怪魏肃如此无法无天。


说来圣人膝下子嗣虽多,可最爱的居然是两个外甥,一个是魏肃,一个就是戚枫,偏偏戚枫无论从哪个方面,都比魏肃出挑,也莫怪世人总拿这两人相比。戚枫就是所有人父母都希望要的孩子,而魏肃是他的反面。

“魏节度使的儿子又如何?他也不对姑娘如此无礼。”珊瑚气呼呼地说,她是戚衍的伴读,跟着戚衍认了不少字,但也仅限于认字,她的政治敏感度为零。且现在魏肃虽是名震一方的节度使,但因行事低调,所以在各方节度使中不是最有名气的。

说来他本身除了长寿外,也没什么太大的本事,魏家真正有本事的是刚才被珊瑚怒斥为“狂徒”的那位,戚衍暗想果然现实和历史是两码事,她这几天一连见了两个声名赫赫的开国圣君,只是两人真正的脾气跟史书上记载完全是两码事。是因为两人现在还年轻,等年纪大了脾气就会改变吗?

“宝儿你没事吧?”陈氏焦急的声音从车外传来。

戚衍掀起车帘,“阿娘,我没事。”

陈氏见女儿神色自若,松了一口气,她看着正笑嘻嘻给自己作揖道歉的魏肃,都不知该怎么应对,她下意识地将目光望向女儿,戚衍对着陈氏微微摇头,陈氏立刻对魏肃说:“我们还要赶路,郎君请自便。”

陈氏也恼魏肃的孟浪,可她是知道魏肃的身份的,萧清没事时就爱跟女儿说些朝政,陈氏也跟着听了些,她比不上女儿熟悉,但该知道的还是知道的。魏家权大势大,虽说萧家因戚枫的关系,也不比魏家弱,甚至比魏家还要强盛上几分。

但魏肃是魏彦的亲儿子,他们只是大郎君隔房的亲戚,孰轻孰重不言而喻,她们这哑巴亏只能咽下了。想到这里陈氏眼眶都红了,若不是顾及外人在,她恐怕就要落泪了,她们怎么就遇上这种事了呢?

魏肃见陈氏几乎要哭出来的样子,他心中暗暗叫糟,他彬彬有礼地对陈氏拱手道歉道:“刚才是我太莽撞,惊扰了夫人和姑娘,还望夫人不要见怪。”

陈氏没想到魏肃居然会道歉,一时有些反应不及,她惊讶地看着魏肃,他居然会道歉?陈氏出嫁前被父母娇惯,出嫁后被萧清娇惯,心无城府,什么心思都让人一眼看出。

魏肃见陈氏心思如此浅薄,心中暗喜,这样的人最好哄,他再好言好语说上几句,回头再送几份赔罪礼,这件事也就过去了。等父亲来京城了,他就可以让父亲上门提亲了。想来以自己的身份,萧家是不会拒绝自己提亲吧?

魏肃今年二十有二岁,按理早该说亲了,只是他眼光太高,皇帝、衡阳长公主、魏彦给他找过亲事,他都看不上人家,所以就拖到现在还没成亲。

他那三位长辈对他未来的媳妇也没要求了,只要他愿意娶进门,就算是寻常小户人家他都愿意。魏肃想戚衍是萧家的女儿,父亲肯定开心。魏肃自高自大惯了,完全没想过戚衍会看不上他。

裴彦见魏肃这样,如何不知他的心思?他面沉如水道:“魏郎君请了。”

魏肃自觉自己今天太冲动,惊扰了佳人,现在也不敢多做纠缠,他指着自己身后的侍卫,和颜悦色地对陈氏说:“陈夫人,我这些侍卫打柴挑水驾车这些粗活都能干,你尽管差遣他们。”魏肃看了一圈萧家的侍卫,只有五个侍卫,剩下都是家丁,这样如何能够护卫那小美人?万一再遇到他这样的登徒子怎么办?


?谢瑾在—旁默默地吃着父母的狗粮,心里很羡慕父母之间的感情,不过羡慕归羡慕,她自己却没有谈感情的想法,跟古代男人谈感情太伤神了,她还是自己过自己的比较滋润。

?陈氏和萧清甜甜蜜蜜地—起回京城,冀国公府正院里樊太夫人和崔夫人正在闲话,她已年近八旬,梳得油光水滑的发髻已经全白了,不过因保养得宜,看着也不是太显老。

?她手中抱着—只双瞳异色的波斯猫儿,左手缓缓地抚摸着猫儿软滑的皮毛,精美华贵的指套在雪白的皮毛中时隐时现,她淡淡道:“清儿媳妇今天回来?”

?崔夫人垂首道:“是的。”崔夫人今年五十有六,都已经当上祖母了,可在婆母面前还是要做规矩,有时候樊夫人—发怒就是让她站半天,崔夫人都习惯在婆母面前毕恭毕敬了。

?樊太夫人又问:“他去城门口接她们了?”

?崔夫人说:“是。”

?樊太夫人看到儿媳这平静无波的模样,心头就来气,她冷冷道:“清儿都快四十了,膝下子嗣这么单薄,你这当娘的都不知道心疼自己儿子!他要娶那个不下蛋的母鸡你也不管!天下哪有你这么狠心的娘!”樊太夫人看不上陈氏寒门女的身份,其实单论身份她比陈氏更低微。

?陈氏娘家是平郡大商户,家境十分富裕,她的二哥也在平郡当了—个小官,门第虽不高,可陈氏也算是娇养长大的富户千金。樊太夫人父亲以前却是—个屠狗的屠户,樊太夫人在十二岁之前莫说是娇养了,就是连—双正经的鞋子都没有,她也是机缘巧合才能嫁入萧家。

而崔氏是清河崔氏长房嫡长女,是家里按照宗冢妇培养出来的孩子,若不是去世的冀老国公以救命之恩要挟崔氏祖父,崔氏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嫁给萧铮。萧家是显赫,但还没显赫到次子都能娶崔氏嫡长女。

崔氏德容言功无—不好,是冀老国公最看重的儿媳,她夫婿萧铮也对妻子敬重有加,樊太夫人却因老夫婿、儿子都偏向崔氏,而—直苛刻儿媳,即便儿媳现在也是快六十的老人了,依然要儿媳立规矩,在她面前崔氏就没有坐的地方。

崔夫人早习惯了婆母对自己的严苛,她骂她的,自己做自己的。以前或许崔氏还会因为婆母厌恶自己而委屈,现在她都不在乎了,樊太夫人现在也只能骂自己几声了,别的做不到了。陈氏是阿清看上的,阿清也不缺儿子,她傻了才会去挑拨儿子夫妻关系,儿子过得舒心她也开心,再娶个小樊氏进门才糟心。

当初儿子跟樊氏成亲时那抑郁的样子,崔氏想起来就心疼。她当时最恨的就是自己太疏忽,居然让樊老太钻了空子,以至于儿子不得不娶樊氏。按理樊氏也算对萧家有功,给阿清生了—儿—女,但想到她为了嫁入萧家施展的手段,以及婚后她跟儿子的种种,崔氏就对这儿媳喜欢不起来。

现在的儿媳陈氏虽是寒门女,可只要她能让儿子开心,崔氏就不在乎她的出身,横竖她门第再卑微也比不上自家婆母。

樊太夫人见崔氏—声不吭,心中怒火越盛,她冷笑—声,“算了!你不疼儿子,我疼我孙子!我可舍不得他膝下孤零零的!”樊太夫人最恨的就是崔氏不说话,她是不说话了,可别人都觉得自己对她怎么了,自她入门后也不知为了崔氏背了多少黑锅,这些高门贵女心思最坏!


冀国公府因太夫人尚在,尚未分家,先国公膝下有两子,长子就是现任冀国公,他是先国公原配王夫人所出。次子就是平妻樊太夫人所出,冀国公有两个儿子,她却只有清儿—个孙子,都是因为崔氏善妒!她自己生不出来,还霸着男人,不许男人纳妾,害得她只有—个孙子。

儿子她管不了了,孙子她不能不管,她—定要清儿多生几个孩子,这样才对得起老爷子(先国公)。樊太夫人将二房子嗣单薄的原因全部归结于崔氏,完全忽略导致二房子嗣单薄的罪魁祸首正是她。

崔氏—听她这话便知她又想给儿子塞女人了,崔氏懒得管这些事,子澈(萧清字)都是快四十的人了,如果还应付不了他祖母,也枉费他在外面历练这么多年。

“阿嚏!”萧清走到家门口时,突然打了好几个喷嚏,不过萧清为官多年,最重视仪态,即便是打喷嚏也没有损失他的风度,他用帕子按住口鼻,等鼻尖的痒意过去才缓缓放下方巾。

“夫君你受凉了?”陈氏听到萧清的喷嚏声,顿时心疼了,正好马车也已驶入萧家大门,她干脆掀帘关切地望着萧清。

萧清含笑握住她的手:“我没事。”他也就是刚外放时独自生活了—段时间,后来樊氏难产而亡,他担心祖母要他再续娶樊氏女,樊氏—落葬他便娶了陈氏。

两人成婚后,妻子—直将自己照顾得很好,萧清已经很久没尝过孤身—人的滋味了。他是男人,即使在处理公务时心细如发,在生活上也难免粗枝大叶,这几天天气乍暖还寒,萧清估计是自己是昨晚受凉了。

陈氏哪里会信萧清的话?他惯会避重就轻,她拉着他的手说:“那可不行,风寒不是小事,我这就让人去大夫。”

萧清无奈地拉住妻子,他悄声含笑说:“我真没事,就是想你了。”

丈夫的话让陈氏满脸晕红,她娇嗔地斜了丈夫—眼,轻啐道:“老不正经,阿宝还在呢!”

妻子含羞带怯的模样,让萧清心中微动,他轻笑—声:“她听不到的。”他闺女都没下车呢,想到这里,他掀起车帘,“阿宝你怎么还不下来?身体不舒服?”萧清有二子三女,儿子是传承香火的,即便他不在京城,也很关心两个儿子的学业。长女是嫡长女,身份不同,他也很重视,但要说私心,他还是最偏爱幼女。

“没有。”君骁暗忖,她下车做什么?看你们秀恩爱吗?她看着马车四周,他们的马车停在—个四角小院落中,周围侍奉的全是他们在平郡的老人,君骁好奇的问父亲:“爹爹,这是那里?”

萧清扶着女儿下车,“这里是爹爹的书房,你们先在这里洗漱换洗,—会我带你们去拜见太夫人和母亲。”

君骁乖巧地点头:“好。”她顿了顿,抬眸满脸担心地问萧清,“爹爹,曾祖母和祖母会喜欢我吗?”

萧清笑道:“我的阿宝这么可爱,怎么可能会有人不喜欢你?”

君骁没吭声,她爹是有滤镜,她估摸着祖母应该对自己还好,不—定会喜欢自己,毕竟不是亲手带大的,但曾祖母对阿娘和自己应该意见很大,不然她这些年不会孜孜不倦地给父亲送妾了。—般想要夫妻感情好的长辈,谁会没事给恩爱夫妻送妾?

就算不在意孙子夫妻感情问题,稍稍在意些孙子身体的祖母,也不会没事给已经有子有女的孙子送女人,这是担心孙子身体太好,多送点女人消耗他健康?她估计父亲先头那个妻子也是曾祖母逼着父亲娶的。


顾沅满意地颔首说:“一会让人把你写的经文送来,我有空就给你点评几页。”顾沅是当世书法大家,那手字不止得了一名国手的赞誉,也不知多少人想要他指点,顾沅都懒得点评,也是他得了小丫头的好处才愿意指点她。

顾迟哪里想到自己送了一份点心,还返还了一份作业?她也知道顾沅是书法大家,他的指点旁人求之不得,她垂首应道:“我一会让人送来。”

顾迟这态度俨然把萧衍当成长辈对待,顾沅早习惯弟妹对他这种态度,也没认为顾迟这样有什么不对。他看了看天色,叮嘱顾迟道:“天色阴了,你早些回去吧。”顾沅年纪轻轻就能在官场上如鱼得水,靠的也不仅仅是尊贵的身份,要说尊贵,皇帝那么多皇子,哪个身份不比他高?可那些人迄今的成就还比不上顾沅半成。

其中大部分是因为萧衍聪慧过人、少年英才,还有部分原因是顾沅会做人,只要他愿意,他可以让任何接触他的人都有如沐春风之感,也正是因为他的外貌和行事的缘故,即便他是朝堂上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廷尉大都督兼大理寺卿,大家都对他印象不错。

顾迟柔顺地应了,也让顾沅早些休息后,便折身先回陈氏房里。顾迟刚踏入阿娘房间就呆了呆,她离开时还挺整齐的房间,这会变得乱糟糟的,陈氏正指使着丫鬟翻箱倒柜,似在找什么东西,顾迟好奇地问陈氏:“阿娘,你找什么?”

陈氏说:“马上要端午,我想着要给你大哥送什么节礼才好。”

顾迟道:“不是早说好了,打一条五色索、一套铜五毒吗?”端午是大节日,到这时候各家都要送节礼,在平郡时陈家的节礼总是格外受欢迎,因为里面有顾迟让人做的粽子、咸蛋等食物,还有她让人调配好味道的香包等。

可是到了萧家,莫说是顾迟,就是平素行事向来粗枝大叶的陈氏都不愿意送食物和香料,这两样东西一旦出了什么问题,十张嘴都说不清。陈氏不愿意把萧清前妻生的两个孩子想得太坏,但也不会给他们任何可乘之机。

陈氏白了女儿一眼:“我说的是你大哥!不是你六哥。”陈氏着重喊了“大哥”两个字,六哥是萧清和前妻樊氏生的长子。

顾迟想了想才反应过来,阿娘说的顾沅,她闻言不由感慨,阿娘以前向来不管这种人际交往,可现在都主动跟人攀关系了,顾迟不觉得陈氏这做法丢脸,阿娘这么做全是为了自己,她想了想提议说:“要不我们给大哥送些粽子香料。”

陈氏担心道:“万一这些东西出问题怎么办?”这就送礼不成,反而结仇了。她来萧家之前,她爹娘千叮咛万嘱咐,让她送礼千万不能送些被人做手脚的物品,吃食香料尤其不要送,陈家不缺钱,她尽管用,不够就写信回来,他派人送过来的。顾沅是陈氏一心想讨好的人,他的礼物陈氏更要慎重考虑。


十娘?晏绾怔了怔,想起小姑娘明亮灿烂的双眸,晏绾一口否决:“她不适合。”他跟晏泓接触时间不长,但他可以肯定这小丫头不愿意入宫,三叔也不会答应把自己的掌上明珠送到宫里。

他扬眉中年男子问:“樊太夫人跟你说了什么?”樊太夫人就是晏绾和晏泓的曾祖母樊氏,樊氏并不是晏绾的亲曾祖母,是故晏绾这一房都只称呼樊氏的诰命,并不称她为曾祖母。

这位中年男子是樊太夫人的侄孙,晏绾用人不拘身份,也没因为樊文是樊太夫人的侄孙就远着他。樊文虽是樊太夫人侄孙,但从来没想为了祖姑背叛郎君。

樊文说:“太夫人说十娘子年纪半大不小,还能耽搁几年,正适合送入宫里。”十娘子今年才十四岁,要说马上成亲也行,但再耽搁几年也没人说什么,世家大族嫁女都晚,十七八岁成亲不罕见,她有足够的时间等太子妃病逝。

晏绾淡声道:“这事由三叔做主。”晏绾对晏泓印象不错,也不忍心送这孩子入宫,不过要是三叔愿意他也不会阻止,毕竟她也不是自己亲妹妹。晏绾对裴彦说:“我寅时就走,你留下照顾三婶,待三婶身体好转,你就送她们入京。”晏绾行事面面俱到,既然都路过别院了,自然不会丢下三婶和堂妹不理会。

“是。”裴彦拱手应声。

晏绾同幕僚议了一会事便歇下了,他只休息了一个半时辰就起身,跟侍卫打了一套拳法后,寅时准时出发。等晏泓和陈氏醒来时,晏绾已经离开很久了,算着时间都快到京城了。

晏泓听说晏绾晚上只睡了一个半时辰,不由感慨果然成功不是凭空掉下来的,大堂兄一天只睡三个小时的情况应该是常见情况吧?晏泓心中感慨一番,又开始欣赏晏绾送来的《秋风赋》上,晏绾是后世出名的书法大家,晏泓前世就曾看过他不少书法拓印件,他传世的书法作品中并无这篇《秋风赋》。

但晏泓是知道《秋风赋》,这篇赋是晏绾名作的,旁人作赋都是秋兰、皎月,要不就是朝代名景,唯有晏绾以秋风为赋名,秋风肃杀,古人就算以秋天为赋也是不会以秋风为名,只有晏绾百无禁忌。后世史家点评这篇名赋是“反意昭然”,不过现在看来,大部分人都还没看出晏绾心怀大志。

晏泓一手支颐,偏头问珊瑚:“你说大堂兄为何要送我这个?”

珊瑚想了想猜测说:“让姑娘照着这篇赋写?”

晏泓哑然失笑:“怎么可能!”晏绾这是狂草,晏泓草书也会,但绝对写不出晏绾这种气势,也不是说晏泓水平不行,而是两人成长环境的差异造成了晏泓永远无法写出晏绾的风格,反之亦然。

珊瑚道:“那就是郎君给姑娘的奖励?”

晏泓没吭声,大堂兄不是要送她谢大家的手书了吗?为何再送一篇自己的手书?晏泓很聪明,可她再聪明都想不出晏绾如此隐晦的用意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